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温商康奈鞋业老总一子一女接班柔性,英雄迟暮,谁是力帆接班人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7 11:30:21  

传承是条荆棘路。一代向二代、甚至三代传承推进的历程中,呈现出多样性的结果也非常合理,路径选择上,如何让企业持久健康发展是“创一代”们的共同诉求。

新一代接班人坚守家业、坚守主业,让传承过程根基稳健,并在此基础上开拓创新、开疆辟土,无疑实现了两代人价值观的代际整合,这也是打造“百年老店”的成功之道。

另外,家族二代只有强烈家族主义倾向,才能更为重视家族企业的存续与荣誉,把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视为家族责任的传递。子承父业虽是一般规律,可儿女们若没有家族责任心、使命感,也就无法理解和接受“企业是以家族为主体”,以家族利益为核心去做事的话,任何企业恐怕都是一盘散沙,难成好局!

英雄迟暮,谁是力帆的接班人?

2017年岁末,退休在家、79岁的尹明善的脸上应有喜色。

一直在新能源路上狂奔的力帆新能源汽车,拿下了史上一笔最大订单:未来的四年内,重庆快键新能源汽车将向力帆采购不低于一万台的新能源汽车。47岁牟刚接棒尹明善后,新能源汽车既是力帆的最大亮点,更是巨大压力;而在2017年开年,因涉嫌骗补,重庆力帆被暂停造车资格,要求整改。

2018年,力帆创始人尹明善就是80岁的老人,满头白发,一直为人所瞩目的接班人问题,虽暂时得到解决,可如何从家人找出优先的传承人选,更是烧脑的大事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重庆是中国最重要的摩托车产业基地,“嘉陵”、“建设”品牌摩托遍布中国城乡各地。从生产发动机起步,54岁的尹明善一头就扎进摩托车这个热门领域,到2003年,力帆成了国内最大的摩托生产商,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后,力帆又从摩托车跨入轿车产业,在重庆北碚生产轿车。2000年后,足球变为尹明善除事业之外最大的乐趣,中国足坛不仅记住了重庆力帆这个企业品牌,也令千千万万的球迷记住了这一品牌背后的当家人尹明善。

接手重庆力帆足球的时候,尹明善62岁,而2017年1月,当尹明善把力帆俱乐部90%的股权出售给了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时,向台下深深鞠了一躬。正如他说的:“我已经老了,虚岁已经八十了。我的家族成员对足球的热情也不高,如果我还继续坚持,重庆足球可能就像我一样衰老下去。”

“老骥伏枥、志在千里”,当年曹孟德写此句时,前面还有一句“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”。“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”,忍心脱手力帆足球,毕竟已到八旬,尹明善也会有英雄迟暮之忧。

自2010年之后,力帆已遁入停滞时代,汽车业干得很辛苦,老行当摩托业又热情不再,当2015年力帆股份发布了总额52亿元的“史上最大”增资方案时,新能源领域成了尹明善给疲软的力帆注入的“刺激剂”。可年迈的尹明善,最大的担忧恐不在于此,因为他心中一直有个遗憾:谁是力帆的接班人?!

2017年7月初,力帆掌门人实现“新老交替”,生于1970年的牟刚替代尹明善,出任力帆股份董事长,同时,董事会还选举首席科学家、总工程师陈卫、王延辉为副董事长,马可被聘任为公司总裁。

谈及企业接班人时,尹明善说是学百年福特,“董事会主席人选是在家族和非家族中交换进行。”尹明善退居二线后,力帆进入了以牟刚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管理的时代。用外人能否成功,值得进一步观察。取用牟刚之前,尹明善曾用过与牟刚同龄的前总裁尚游,可一起“突然请辞”,令尹明善已向外界公布的“接班人”生变,陈卫成了力帆新高管。

从尹明善家族成员来看,力帆家族企业接班人有三人可选:一是他的妻子,同时也是最佳创业伙伴陈巧凤,第二就是那个钟爱豪车却不爱力帆的唯一儿子尹喜地,他也是尹明善心中最为头疼的人选。

现年47岁的尹喜地,在外人眼中是一个“标准”的富二代,玩豪车出了名。去年,这位力帆少东家花费300万买了一辆布加迪豪车,因属于私人订制,花了半年才打造完成。

尹喜地

有人将在跑车圈里出了名的尹喜地归入“败家子”,似乎也不公道。与某首富那个号称“国民老公”的富二代相比,尹喜地还是相当低调的。事实上,早年他曾随着父亲创业,一度执掌力帆旗下的房地产、期货以及足球俱乐部等板块。

尹喜地是尹明善与第一任妻子于1971年生的儿子,从力帆创业历程上看,他也算是创始人之一。可他与美的何享健独子何剑锋一样,都是对自己的家族企业缺乏兴趣,不愿意接父亲的班,执掌力帆之大局,但不代表他不具备出任接班人的能力。

尹喜地少牟刚一岁,随着年龄的变化,若是心收回来,也可能成为力帆家族企业的接班人。

从年龄差异来看,尹喜地的妻子陈巧凤也是个接班人选。生于1967年的陈巧凤,是尹明善的第二任妻子,两人相差29岁。前面介绍过,力帆的诞生,是起于陈巧凤的“夫人外交”。事实上,她也是个女强人,一直任力帆集团的财务总监,掌握财务大权。陈巧凤是力帆旗下众多个子公司或者控股公司法定代表人,比如力帆控股、力帆置业、力帆足球俱乐部等。在力帆,尹明善自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并不多,如力帆集团、力帆汽车;其余大部分企业均有陈巧凤与尹喜地二人“平分秋色”。

尹明善、尹索微父女

生于1987年的尹索微,是尹明善与陈巧凤的独女,也可能是力帆家族企业第三个接班人选。除了上市公司公告一张模糊的简历照片之外,尹索微在网上“亮相”就是与父亲尹明善公开参加活动的一张照片,足见这位重庆女首富有多低调。

尹索微现任力帆集团、力帆股份、力帆资产管理等多家公司董事,目前未婚!她持有的23.5%力帆控股股权,市值就有20多亿元。与宗馥莉、刘畅等一起,成为国内知名的80后女富豪。

提起自己的一对儿女时,过去的尹明善曾觉欣慰:“慢慢看得出来,儿子(尹喜地)对实业已经有所成就,女儿(尹索微)宁可让她在资本市场多一些、虚一点,说不定虚实结合是一个更好的配合。”当然了,此话出自多年之前。

对于家族接班人,去年尹明善接受重庆当地媒体访谈时如是说:“我的儿子四十多了,对这个(董事长)兴趣不大,我女儿才30多岁,还没成熟。等他们成熟了,一要根据他们的意愿,二也看他们的能力,即使他们有这个意愿,没有这个能力,我也不会在董事会上,提出来这样的要求。”

如此来看,无论是儿子尹喜地,还是女儿尹索微,在接班问题上,尹明善还是寄予莫大的期待。读初中起,尹索微就被父亲安排到在国外读书,学成归来后,也是在家族企业效力。尹明善说,他要参照福特模式,“当然我也要精心培养我的家族,因为他们是我生命的延续,可怜天下父母心,谁不爱自己的子女呢?我经常教他们,你够条件就当董事长,不够条件就当大股东,该分多少钱分多少钱”。

如今,尹氏家族在力帆控股50%以上,属于绝对控股的状态。尹明善也表示,只要利用力帆发展壮大,可进一步稀释股权,“只要能保持第一大股东地位‘蛮好蛮好’”。

多少年来,有许多文章担忧,一旦尹明善无法继续掌控力帆后,是否陷入如香港新鸿基地产郭氏家族那样的豪门内斗?

来自外界的“烦恼”,可能对尹明善个人来说,并不算个事。对于家族企业股权,尹明善早早就进行了看似“一碗水端平”的初次分配。以上市公司力帆股份为例,控股股东为重庆力帆控股,截止去年三季度,持有其50.19%股权。而力帆控股的控股股东是“汇洋控股”,持有超七成股权。而尹氏家族成员尹明善、陈巧凤、尹喜地、尹索微,则分别持有汇洋控股26.5%、24.5%、24.5%、24.5%比例的股份,并同为“一致行动人”。

问题来了,外界也有担忧,基于尹喜地是前妻之子,“位高权重”的陈巧凤与尹索微又是亲母女关系,持股比例为49%。另外,力帆内燃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雪松,系陈巧凤之弟,同时还担任力帆旗下多家公司董事。尹索微看似还嫩,并无多少实权,可她的背后更为强势,将来尹氏家族二代中处于控股地位的是尹索微呢,还是尹喜地?

穿刺尹明善用心设计的股权结构,你会发现,他多给自己留了2%股权,也就是把决定权的天平拿在自己手上,至于未来倾斜于哪一方,应该是他心目中那个家族“能人”吧!

公益信托,尹家三代不接棒?

大润发卖给马云的阿里巴巴后,创始人、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是否已规划好下一步?尹衍梁首度回应仅吐出短短5个字:“有!还不能说”

今天的润泰集团,已是台湾前五大企业集团,总资产超过3万5000亿新台币。2011年12月,尹衍梁向《今周刊》表示,死后个人95%的资产将捐给慈善事业,办一个类似东方式的“诺贝尔奖”的公益信托。一旦此话日后成真,尹衍梁捐出的财产金额,可能创下台湾之最高。

尹衍梁给出的理由很简单:留太多钱会害了子孙。而此前,他捐资30亿新台币,在台湾创立了“唐奖”, 主要资助对象为中国文化发展项目、中国和台湾的大学文史研究;生物科技和新药的研究;以及环保事业和绿能產业的发展。

有人问他,“你有没有想过,润泰集团规模如此之大,将来要怎么安排接班?”尹衍梁答曰:“我的子女不会接班!将来我会安排专业经理人接班,我的子女只会与专业经理人互相合作就好,这是我和一般企业负责人不同的地方,我向来视企业内的主管为合作伙伴,我的团队就是我的伙伴,不是员工。”

目前,许多台湾家族企业集团纷纷进入“高龄化”状态,代际传承势必是一项严肃且极其重要的大事。润泰旗下,至少有6家上市公司,子孙公司及参股的企业更是星罗密布,由谁来接班,又如何布局,自然使人瞩目。

台湾中时2015制作的润泰各主要公司接班布局图

以上是一副“台湾中时”2015制作的润泰各主要公司接班布局图,其中,上市公司润泰全球,是由尹衍梁夫人王绮帆直接掌舵,其余均是职业经理人,比如大润发,就是由润泰集团副主席黄明瑞代表母公司高鑫零售来掌控。

黄明瑞,祖籍台南,他的证件登记日与老同学尹衍梁的生日,仅相差一天,更令人称奇的是,与老板尹衍梁幼年经历相似,黄明瑞也曾是爱打架的小混混。不过,后来开窍发奋读书,与尹衍梁一样考上台湾大学商业研究所,只不过他比尹大BOSS小5岁。

经尹衍梁介绍,黄明瑞进入其父亲开办的润泰纺织实习,毕业后,毫无疑问地进入润泰上班,据说是老掌柜尹书田的“关门弟子”,一路做到润泰纺织总经理。

1996年,接班家族企业5年的尹衍梁,看到欧美沃尔玛、家乐福量贩式大卖场崛起的趋势,准备筹划“大润发”,让谁来主导呢?黄明瑞成了不二人选。也就是说,“大润发”高速成长的20年,也是黄明瑞“狼式”冲击的20年。卖掉高鑫入袋为安后,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瑞慨叹:赢得了所有对手,却输给了这个时代!

由于黄明瑞目前在大润发的职务,只是过渡性角色,回炉润泰集团后,对自己心爱大将,尹衍梁是否有新的安排及布局,需要进一步观察。

尹衍梁、王绮帆夫妻,育有一子一女。女儿尹崇恩今年40岁,台湾政大会研所毕业,此前在会计事务所工作,目前服务于家族控股的南山人寿。

尹衍梁独子尹崇尧

尹衍梁独子尹崇尧,比姐姐小6岁,今天34岁,是英国牛津大学读政治经济学博士。由于尹衍梁平常向外很少谈及子女,且一对儿女也相当低调,多隐身幕后。

阿里收购前,尹崇尧个人在高鑫零售持股7.84%。尹崇尧娶媳妇是2009年,与顶新集团大董事长魏应州的小儿子魏宏丞结婚是同一年。当润泰集团员工上班后拿到巧克力喜糖,大家才知道原来是小老板结婚了。时年63岁的尹衍梁,对独子结婚非常低调,只席开一桌, 只宴请双方家长与至亲。

2016年6月16日,南山人寿全面改选董事,尹崇尧首度出现董事名单。当年2月19日,尹崇尧通过担任家族旗下润泰全球、润弘精密、润泰创新法人代表,一举出任三家公司董事。从某种程度而言,此举宣告润泰第三代接班启动。

能赚钱的是“生意”,而不能称“事业”,最后能传承的才称得上“事业”!过去,台塑和长荣都是台湾企业成功典范,可不管企业多优秀,二代接班后还是带来一阵“龙卷风”,除非有大智慧的创二代出现,要减少接棒“损耗”,最好还是提早制定接班制度。

尹崇尧是2016年农历年后开工日,才正式进入职场报到,无疑是家族企业润泰集团“新鲜人”,没有多少工作经验。看来,尹家第三代要全面接班上位,路还很长!

尹衍梁在教育子女上,已不愿意父辈“棍棒出孝子”那一套,反而采取自由、尊重的策略,无论是学业、婚姻,都放手让儿女追求自我的人生。“若要儿女安,须带三分饥与寒”,对于子女,尹衍梁也不放纵,也没有让他们读贵族学校。

柔性传承,康奈传儿不传女?

改革开放初期创业的第一代温商,普遍到了退休年龄,像康奈创始人郑秀康,已是年过七旬的人,他们的“接班时刻”,自然备受关注。

康奈老总郑秀康有一子一女,长女郑莱莉,少子郑莱毅。

在儿子出生的第二年,郑秀康才开始学做鞋,所以,两个孩子都是跟着企业一起长大的。

尽管媒体及社会对女儿郑莱莉的关注度更高,可老爸郑秀康依然坚持他那康奈永远“姓郑”、 “子承父业”的传承铁律。

2010年,正值康奈创立30周年,康奈迎来了二代交班的关键时刻,与外界预想有出入,这次是儿子郑莱毅正式接任集团总经理的职位,跨出康奈交接班的第一步,而外人更为看好、风头正劲的女儿郑莱莉,落选了。

不让女儿上位,郑秀康的说法很迂回:“女孩子比男孩子发育早几年,女儿比儿子大3岁,到了50岁,她就要走下坡,弟弟那时候精力正旺盛……”家族企业接班像长途奔跑,从家族和大局上看,这套话也不无逻辑。

郑莱莉是个70后,天津财经学院毕业后,她到深圳一家会计事务所工作。

当年,郑秀康劝说她回温州康奈效力时,女儿回答:“在工厂我看不到未来,在这里我已经看到了。”

父亲郑秀康说:“现在,康奈急需人才,如果我自己的女儿都不肯回公司做,那我怎么说服别人加盟康奈?”

劝说女儿为家族企业工作,早有打算的郑秀康对女儿说:“在这里,你再有未来,也是员工,到康奈,你是经理。我不是老传统的人,不是所有财产都是儿子的,你给弟弟打工,将来我给你股份。”

回到温州,郑莱莉第一个月是从“白领”变成“蓝领”,到鞋厂最基础的生产线工作。

后来,她从副组长、营销经理,后来晋升为父亲的总经理助理。

按照郑秀康的说法,这就是他培养两个孩子的前两个过程——“带着干、帮着干”,接下来就是“看着干”。

在父亲的“隐形之手”的操纵下,郑莱莉开始从基层历练中“扶上马”,相继成为集团副总裁、营销总经理。

目前,康奈郑氏家族“传子不传女”的继位形态非常清晰,儿子郑莱毅已接任总经理,71岁的父亲郑秀康虽把持董事长大印,也早是“送一程”的角色。

要统一家族目标,不光要平衡利益关系,还要做好家庭代际关系。

早在十几年前,郑秀康便着手为企业规划未来,弟弟被分配管理鞋业,主抓产品研发,姐姐则负责公司的投资事务,主打市场开发。

在温州的鞋和服装等优势行业中,女性担任公司主要负责人,撑起“当家人”角色的不少,比如康奈郑莱莉、美邦胡佳佳等。

作为企业主的郑秀康,主观上把女性排除在企业传承的竞争者之外,这是其家族文化刻板观念的一种反映。

可另一方面,通过分工模式,平衡处理了各方的利益关系,在郑莱莉主导及父亲的支持下,通过姐弟联手合作,实现了公司信息化,完成了SATRA合作项目,让康奈打入国际市场。

郑莱莉负责营销期间,企业的营业收入迅速成长,她不仅获得父亲的认同、企业内部的推崇,同时也被整个社会肯定。

正因为成就感、代际的肯定和外界的认同感,让郑莱莉在遭遇“子承父业”不公平待遇时,也得到了一定的情感补偿及心灵上的满足,对二代平稳接班产生正面的积极影响。

可以说,康奈家族一双儿女的交接班过程,总体属于比较“柔性”

一方面,郑秀康行使作为企业创始人和父亲的权力,交接班的“传子”逻辑是把性别作为决定企业继承人的主要因素,传统文化或观念直接对女性继承资格造成影响,对郑莱莉而言,显得不那么公平。

另一方面,郑秀康也通过利益平衡的做法,既促使企业接班的平稳过渡,保证了家庭关系融洽,并让家族目标一致性。

不管是把企业交给自己的子女,还是非直系亲属,乃至外人,家族企业公司的治理,都是传承后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要素。公司治理,就是要正确处理好家族企业所有者、利益相关者包括家族企业成员利益与家族企业的控制权、监督权和利益分配等责任关系,制度为先,需要进行综合性的顶层设计,特别是股权结构方面。

家族企业传承给谁?会受到多种因素影响,比如二代的继任意愿及个人胜任能力、经营环境变化和压力等,毕竟企业的继任者,也就是企业未来的领导人只有一位。与引进专业管理团队或者职业经理人参与管理相比,女婿、侄子等家族外层成员在情感上会亲近一步,彼此的信任度相对较高。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